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我捡到所有人的秘密 > 6集百度_苍月女奥特曼7集完结 - 爱字开头的唯美网名
    “靠!”

    苏野一抬手,乳白色星云捏成的爪子抓住苏邪二话不说提到身体里。

    接着,拿出纸笔开始捋思绪。

    “蛊魂殿3000年前就出现了,也就是说,这是个时间轴。在这条时间轴上有许多反派出现,显然,蛊魂殿目前为止最大的一个。”

    “无脸案的幕后黑手是苗疆蛊女,也是蛊魂殿的爪牙之一。”

    “苗疆蛊女的殿主姓唐。”

    “西昆仑还没有正面接触过,要对抗,必须积攒阴德,赚很多钱。”

    “欸……”

    苏野放下笔,惆怅的叹了口气。

    最近心情燥的离谱,各种糟心事不停,可又能怎么办?

    本事得学,粽子得捡,仇也得报。

    “真是越大越心烦。”

    苏野心沉小腹,见一群老头围成圈正在开会。

    他绕过苏邪,顺带给了个王之藐视,直奔33号老祖,道法团团长。

    “老祖。”

    “呦,来了啊。”老祖慈眉善目,看着苏野点头,“这边说。”

    两人来到山脚,盘腿而坐。

    苏野开口,“老祖,有一事我不明白。”

    “说说。”

    “你们能用意念控制我的身体,并运用气流释放技能,既然如此,我为何还要自己学习?”

    33号略显惊讶,“自己学?那你得学到猴年马月?”

    苏野莫名其妙,“不是38号说,你们只能控制一段时间,大部分时间还得靠我自己么?”

    “他说对了一半,我们是根据意念强弱不同控制时间也不同。不过……凭我们的本事,短时间内什么解决不了?”

    “您的意思是……”

    “你只需要不停修炼,不断捡粽子,早日化解九座大山即可。”说完面向群山,接着说,“孙儿,你有所不知,你现在只突破一阶,只有这一汪灵泉可以运用,很多技能使不出来,即便使出来,威力减弱不说,还伴随反噬身体的危险。

    比如道法,需要施术者拥有一些基本的精神力,你体内的前两座大山只能在体术上做文章。突破三阶,那金色大山里蕴含的可都是源源不断的精神力,介时才能大展拳脚。

    我和诸位祖先一直在商讨,大家将各自所学到的东西一一列表,根据每个阶段你的不同情况,选出最适合帮你解决临时危机的人。”

    “可以!”苏野兴奋,转身冲苏邪比了个中指。

    “别掉以轻心,这苗疆蛊女手段诡异,以你现在能使用的气流,没几个祖宗能帮得上你。”

    “果然还是太弱了……欸。”

    苏野失落的抿了下嘴:“祖宗,这里就麻烦你了,我去查一下苗疆蛊女的线索,眼下仇人太多,能解决一个算一个。”

    “嗯,去吧,记得抽空多收集点星云,这东西有出其不意的奇效。”

    退出小腹,苏野睁开眼,给灯儿打了个电话。

    几分钟后,灯儿带着小雨和柒瞳进屋。

    “小爷,舞娘和老铲在屋里,我没好意思叫,唐小姐在算账,剩下俩在这了。”

    柒瞳坐在苏野对面,百般无聊的扭过头,“咦?你这裙子好好看,哪买的?”

    “嘻嘻,下午我带小柒姐去。”

    “嗯嗯。”

    苏野咳了一声,“说正事。”

    三人相继坐下。

    苏野换了张白纸,边写边说,“小赵死于苗疆蛊女之手。”

    “蛊女?”三人一惊,面面相觑。

    “嗯,听我说完。这苗疆蛊女是蛊魂殿八大爪牙之一,善于蛊术,成型于大唐时期。和狐狸精的易容术不同,她们可直接将人面部剥去,手法诡异。

    但我分析,既然是蛊女,那么蛊这个东西一定是媒介,要下蛊,必须找到载体才能完成这样的操作。”

    “载体…?”柒瞳喃喃自语,“脸蛋没了,蛊会不会种在了脸上?”

    苏野沉默了几秒,“我也不确定,但…可以当做案件的突破方向。

    你们想,蛊女为何要小赵的脸?

    我分析有两点,第一,苏家有结界,她进不来,需要一个熟悉面孔,待每晚苏家做鬼生意,撤销结界的时候浑水摸鱼,我的店正好连夜施工,基本没人会注意到他的存在。

    第二,为何失败了?

    蛊女没想到小赵他们两口子会报警,警察的出现打乱了他们计划,否则当天夜里,苏家会死更多的人。

    我向三叔提出自己的顾虑,蛊女如果爪牙伸向警察怎么办?

    三叔说,警察局有鬼差,她们不敢碰雷。

    三叔说,尸体是在南山别墅的公路上发现的,沿路监控设施不完善,看不到案发经过,加上下了一整夜大雨,嫌疑人走的很干净,这条线索基本上算断了。

    柒瞳,唐睿,你俩去财神爷那,问问他们那边啥情况,最近还有没有类似案件,灯儿哥,陪我去趟现场。”

    “啊?你刚不是说线索断了么?”

    苏野冷哼,“在任何人看来,这是一场诡异完美的犯罪,但在我眼中,你只要做了,就会留下不为人知的秘密……”

    半钟头后,苏野和灯儿开车来到南山别墅,交通虽恢复正常,可公路两侧树林仍拉着警戒带。

    “停这吧。”

    灯儿发现别墅区停了好些警车,民警正在对居民做走访笔录。

    苏野来到一个拐角处,停下脚步,左右了看了看。

    “这里应该就是案发现场。”

    “哦?你怎么知道。”

    “沿路就这里监控拍不到。”苏野吁了口气,“灯儿哥,你抽根烟,我去山上转转。”

    “小心点。”

    “嗯。”

    苏野上山,目的是寻找目击者。

    他笃定这片大树下,肯定有目睹经过的一个,然而……现实泼了盆冷水。

    一大片树林,竟然就寥寥几个挂着蓝粽子,还都是莫不相干的话。

    苏野越走越心凉,越走越着急。

    “孙儿,你这样瞎跑不是办法。”脑海一声沧桑。

    苏野眨了眨眼,一屁股坐在冰凉的草地上,点了根烟,苦涩道,“那有什么办法,每颗树的脾气性格都不同,我现在没时间像对待冰莹草那样一个一个撬开它们的嘴。”

    “呵呵,不用翘,我有个办法。”33号老祖慈祥的笑了声,“孙儿,接下来,我得控制一下你的身子了。”

    “嗯。”

    苏野踩灭烟头,起身拍了拍屁股,闭上眼,站在半山腰。

    “嗖!”

    再睁眼时,那双眸子里多了分饱经沧桑,淡然自若,以及一抹稍纵即逝的惊喜。

    “呼…”

    苏野深深吁了口气,双手结了个莲花印,紧接着,就看到体内气流迅速旋转起来,眨眼间形成一道红色龙卷风。

    龙卷风从眉心飘出,汇聚在双指中央,快速旋转起来。

    短短几秒,体内气流浩劫一空。

    莲花印上,飞速旋转的气流形成了一颗拳头大小的暗红色小球,劈里啪啦发出能量爆裂的声音。

    苏野点了下头,双手快速换印,喊道:“百花缭乱,破!”

    红色小球如离弦之箭飞到百米高空,接着“砰!”的一下炸裂,漫天气流如烟花三月,纷纷扬扬。

    苏野只感到巨大的疲惫感随之而来,紧接着,脑海里响起无数“啵儿啵儿”声。

    足足持续了十分钟,苏野虚弱的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33号老祖体内唤了声,“还好吧,孙儿?”

    “呼…呼…还成,扛得住。”苏野抹了把汗,“老祖,方才我为何突然倦乏。”

    “呵呵,那是自然。百花缭乱,是让你的气流按感知力大范围精确的寻找蓝粽子。”

    “怪不得,原来要消耗感知力啊,我怎么说意念瞬间消逝,整个人开始困倦疲惫。”

    “因为你自己只能小范围的感知,但和我在一起就不同了。待你气流足够强大,百花缭乱感知一座城市都不在话下。只怕你接受不了那么多信息。”

    “嘿嘿。”苏野挠挠头,厚着脸皮说,“技能用起来果然方便的多。那…还麻烦老祖您每四个小时来一次。”

    “你啊,刻苦是好事儿,可别急于求成,意念不恢复万不得已使用这招。”

    “要得。”

    “去吧,方才收集到的信息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那是自然。”

    苏野笑了一下,跑到山脚下的一根路灯旁,对着路灯自言自语起来。

    灯儿看的纳闷,刚要走过去,见苏野又对着路灯一顿拳打脚踢!

    这可把灯儿看懵了,踩灭烟头跑了过去。

    “小爷,小爷您这咋回事?”

    “别拦我,这狗日的骂老子,我今天踹不死它。”

    说完捡起地上的砖头“当当”砸了起来。

    路过一辆车,美女透过车窗看了眼苏野,还有旁边一脸不知情,甚至有些冷淡的灯儿,赶紧踩了脚油门。

    苏野完全投入到另一个的世界里,浑然不顾身边一切,指着路灯又打又骂。

    这一切举动但凡在一个正常人眼里,都是不正常的。

    灯儿又默默点了根烟,惆怅的看着苏野,“欸……压力太大了。”

    打骂持续了十来分钟后,苏野蹲下身子,对着电线杆自言自语起来,态度也温和了许多。

    又过了两分钟,面色一喜,美美的抱着电线杆拍了拍,笑着走了过来,

    “灯儿哥,撤!”

    上了车,灯儿发动着,踩着油门问,“小爷,啥情况?”

    “嘿嘿,我知道当天夜里发生什么事了。”

    “哦?!”灯儿惊讶,“快说说。”

    “嗯,当天,小赵和女朋友把车停下后,一个学生走了出来,小赵应该是送他过来。接着自己开车走了。

    但小赵走的是条死路,返回来的时候,那学生把自己捅了几刀,然后冲向小赵的车子。

    小赵吓坏了,看着奄奄一息的学生,犹豫救还是不救,可就在这时,树林里埋伏的另一个人,不,确切的说,是从剥开树皮爬出来的一具尸体,冲着小赵两口子跑来,要杀人灭口。

    小两口吓的丢下学生就跑,当时他们要直接走,也就真走掉了,可谁知良心不忍,打了个报警电话又折了回来。

    这尸体相貌异常恐怖,正常人见了大都吓得无法控制。可偏偏那天下雨,路灯坏了,小赵认为他只是个杀人凶手,加上没看清容貌就跑了。

    尸体正诧异怎么没吓着他俩时,突然察觉到小赵两口子又折了回来。

    接着尸体和高中生跑进树林,一个钻进了书皮,另一个,在出来时,已经换了张脸,变成了女人。

    女人趁小赵两口子对着空地发愣时,钻进车内,杀了他们。

    这是整个经过,那个尸体如果没分析错,是西昆仑的养尸术,我在南阳见过。

    而现在,我要找的,就是那个女人。

    很幸运,有东西看到,她是如何换皮的了。”

    灯儿听的满脸震惊,明明两个人一起来的,苏野对着路灯一顿发神经,然后就知道整个事情经过了?更是推算出西昆仑这样的老狐狸。

    “厉害了小爷,看来我以后得对您刮目相看了。快说说,那学生怎么把脸换成女人的?”

    苏野点了下头,吐出俩字:“面膜。”

    回到屋里,几人汇合把线索沟通了一下,柒瞳和小雨那边一无所获,近几年没有相关无脸案的警情。

    可提到面膜时,小雨神色一紧,开始坐立不安。

    苏野问:“怎么了?你知道什么么?”

    小雨面色复杂,蹙眉不语。

    灯儿把手搭在她肩膀上,捏了捏,“说,有我在呢。”

    小雨抬头看了眼灯儿,眨了眨眼,深深吸了口气,“灯儿哥,苏野哥,那……我就说了。”

    “嗯。”

    “事情是这样的,我母亲大概两周前,脸上起了一些痘痘,就是里面是白色小疙瘩那种。

    当时我还笑说,你这是二次青春。

    母亲是个爱美的女人,尤其对皮肤这一块,很注重保养。

    我也挤过痘痘,每次挤了洗干净过两天自己就好了。

    母亲怕留下斑,一直不敢挤。

    可这痘痘像会繁殖一样,过了一周,不但没下去,反而越长越多,整张脸大大小小二十多个,个头都特别大,像个白疙瘩,看上去又恶心又膈应。

    没办法,母亲请了病假。

    去医院吃了几天药,又去美容中心点掉,可痘痘不但没少,反而越来越多。

    求医无果,母亲身心疲惫,回家后,她看着满目疮痍的脸,狠下心,开始用我说的土办法,挤。

    “噗呲!”

    “噗呲!”

    痘痘一个个被挤掉,母亲看着溅射到镜子上的白色粘稠,享受着短暂的刺激与快感。

    整张脸清理干净,热水舒舒服服的洗完后,睡觉了。

    第二天,

    依旧。

    母亲崩溃了,自问身体里哪来这些,是不是内分泌失调?

    她走又去看中医,结果还是无果。

    心灰意冷的母亲给闺蜜打电话哭诉,结果,听到电话那头说了什么,母亲戴上口罩急匆匆的出门了。

    再回到家已经晚上了,带回来几片面膜。

    我暗暗摇头,这医院都没用,面膜怎么起作用?还内疚是不是因为自己体内有个脏东西的原因,导致母亲压力太大,熬的身体出了问题。

    可谁知,母亲敷上面膜,按指定时间小心翼翼揭开后,我惊呆了!

    没错,

    我当场看傻了。

    母亲脸上的痘痘一个都没有了,不仅如此,皮肤也变得白嫩有光泽,甚至眼角的鱼尾纹都不见了,整个人像年轻了10岁!

    我满眼羡慕,伸手就要摸,却被母亲躲开,还说,现在不能碰。

    我看她那矫情样撇撇嘴走了。

    母亲脸上的痘痘消失,我是真为她高兴,但也有一肚子疑问。

    这种面膜见效这么快,怎么不出名啊?而且我留意到包装袋上,空白的一个字都没写。

    接下来几天,母亲天天敷面膜,皮肤一天比一天好,整个人越来越年轻。

    直到一天夜里,出事了。

    因为家里就我和母亲两个人住,房子门都是开着的。

    我烧水壶坏了,口渴,就去母亲屋子里蹭水。

    母亲正在睡觉,平躺着。

    我一边喝水一边看她的脸,皮肤光滑细腻,月光下散发出润玉般的光泽,让人忍不住想去摸。

    我放下杯子,偷偷坐在母亲床边,然后伸手摸了一下。

    按理说,人的皮肤是有弹性的,可母亲的脸摸上去却很奇怪,说不出的感觉,像一个气球里灌满了细沙,轻轻一按,竟然凹下去一个小坑,

    我连忙缩回手,或许劲儿太大,只听

    “噗呲!”

    皮肤破了,

    整张脸上,从那个洞里爬出无数条密密麻麻肥大的乳白色螨虫!

    我吓坏了,抑制住尖叫一溜烟跑回屋子。

    回到房间,我裹紧被子,越想越害怕。

    可她毕竟是我的母亲,我鼓起勇气又进去,结果母亲还在入睡,脸也恢复了正常。

    我站在门口,怀疑是不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可那一瞬间的阴影到现在都无法磨灭。”

    小雨说完,三人面色沉重,各有所思。

    “我记得你母亲在饭馆里,和一个女的说过面膜的事。”灯儿摸了根烟,点着,“小爷,怎么弄?”

    苏野盯着烟灰缸,沉思了片刻,看着小雨,“你知道母亲那个闺蜜是谁,在哪里工作么?”

    小雨点头:“我知道,母亲经常提起她。”

    “现在就去。”

    “那母亲怎么办?”

    “她不是源头。”

    半个钟头后,四人站在一栋百货商场里。

    “母亲说,赵阿姨就在二楼卖衣服。”

    苏野点了下头,看着灯儿,“灯儿哥,人只有你见过,别认错了。”

    “放心。”

    灯儿压低鸭舌帽,乘扶梯上了二楼。

    “你们四处转转,别扎堆,太显眼了,记得先别出商场,保护好自己。”

    “嗯。”

    苏野嘱咐完跟着也上了二楼,灯儿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跟。

    忽然,灯儿看到了什么,立马折了回来,两人碰头。

    “见着了,2-16,卖衣服的。”

    “嗯,从现在开始,这女人不能离开视线。”

    刚说完,灯儿愣了一下,“刚我听她给隔壁店说,帮忙看一下,她要去上个厕所。”

    苏野心一沉:“不行,跟着!”

    “女厕所啊!”

    “女澡堂也得去!我刚在下面看了指示图,这栋楼共三层,一二楼没有女厕,快上三楼!”

    说完两人风驰电掣朝三楼跑。

    灯儿有些费解,总感觉苏野有些紧张过度。

    但现在的苏野已经慢慢成熟,开始独立分析,包括每一个敌人的手段,性格,势力,预谋…

    他起步慢了十八年,必须拔苗助长。

    而且,经历这么多事,苏野的心绝不像从前那么脆弱。

    “进!”

    苏野拉着灯儿直接冲了进去。

    恰好耳边响起冲水声,两人一个激灵,钻进距离最近的一个隔档,关上门,大气不敢喘。

    门外响起一串高跟鞋声。

    擦肩而过,愈走愈远。

    两人刚松了口气,听到门口一声,“有人吗?”

    “里面还有人上厕所么?下水管坏了,要处理一下。”

    “哦哦!有,马上好了。”

    灯儿朝门口使了个眼色,用气声说道,“她来了。”

    苏野点了点头,用口型说:“她要把人清走。”

    接着又是一串高跟鞋声。

    “有人吗?还有没有人了?”

    苏野有些费解,她为什么不一个门一个门推开看?

    她很着急么?

    厕所很大,到头约么有十几个隔档。

    女人在门口立了个“正在打扫,请勿使用”的牌子,然后火急火燎的跑到镜子前,从包里掏出一个面膜。

    苏野偷偷开了条缝,角度正好对着女人。

    苏野发现,这女人皮肤真的非常好,白嫩的可以掐出水来,可她的动作却很奇怪,像毒瘾发作,整个手都在颤抖,连带着肩膀。

    她目光灼灼的盯着面膜,满是饥渴。接着小心翼翼的将面膜敷在脸上。

    “咕噜,咕噜…”

    女人喉咙里,不,确切的说,应该是从脸上,传来几声低沉,像是某个东西在咽水?

    女人闭上眼睛,满脸享受。

    过了大约两分钟,

    女人吸了口气,睁开眼,脸上的面膜不见了,像营养液,被完全吸收,只有点点晶莹剔透的残液。

    再看那张脸,容光焕发,水灵动人。

    女人心满意足的冲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接着从包里摸出一个四四方方的塑料刮片。

    她拿起刮片,从额头到下巴,开始小心翼翼的刮去残液。

    她动作很小心,很认真,像在擦拭一个价值连城的国宝。

    截止现在,

    一切都那么自然,

    只不过是一个爱美的女人,偷偷敷个面膜,补个妆而已。

    可当她刮到第五下的时候,

    苏野的心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突然抓住,

    猛的一颤!

    因为他看到镜子里,

    女人的半张脸,

    已经变成了骷髅。
  

  

http://www.xjcas.com/133_133354/384936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jcas.com
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jcas.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