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玄幻小说 > 名门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皇 > 惹爱成婚陆靖尧 - 男生全部进入是什么感觉
    天人陵墓。

    四季如春。

    暖暖的风里,平静的海面闪烁着粼粼金光,好似是为这云锦蓝绸上又添加了许多金色的星辰。

    天地造景,鬼斧神工,壮观如斯,令人心情愉悦,而不禁赞叹。

    夏极、秦厌、徐宝宝也已经顺着山道入了山。

    而在他们前方,在其余八名魔女的鼓动下,剩下的那八十九人包括另一名四境强者宋长风都几乎彻底放下了警惕,把这里当做了一个满是机缘的“仙家宝地”。

    对啊,娘娘只是需要得到“宝箱”。

    但是娘娘没说他们在其中得到的其他东西需要上交。

    人心的欲望被无限扩大了。

    甚至还有人在想,娘娘既然如此看重这等“宝箱”,在取到后不如先打开看看。

    说不定里面有极其逆天之物呢?

    有了这等逆天之物,说不定娘娘也会忌惮他几分,到时候再略施小计,说不定能把娘娘耍的团团转,继而让娘娘折服,从而跪倒在他脚下。

    这很正常,换成任何人入了这等宝地,都是眼花缭乱,想着多得些好处。

    这些侍卫之中,一境武者占了巨大部分,这些人常年在市井厮混,彻底秉持着“手快有,手慢无”的原则,至于“人心不足蛇吞象”的特点更是在小部分人心底里发扬到了最大,在看到这等仙家之地的情景后,这小部分心底的野心都彻底地烧了起来,开始憧憬美好的未来。

    甚至有人开始说谎,明明看到了某个地方有小路,暗道,却告诉别人这里是绝路,从而自己去偷偷查探。

    此时...

    一片幽静的山林里,林叶抖动,滴滴灵雾凝聚的水滴洒落。

    其中,忽地闪过一道人影。

    这是探索侍卫里的某个一境武者。

    这武者小心翼翼穿过这林叶隐藏的隐蔽出入口,然后又小心地拨弄了下枝条,将路口重新隐藏好,这才蹑手蹑脚地往远走去。

    他之前看到了一个笼于寒烟里的玉石门扉,门扉上刻了些古代文字,很是不凡。

    这武者联想到“洞府”之说,顿时心头火热。

    有好处自己独享才是王道,所以,这武者哄走了同伴,此时自己一个人悄悄折返,准备进入洞府。

    入洞很顺利。

    这武者往洞深处走去。

    洞内,一样样宝物看得他眼花缭乱。

    但他强忍着把这些宝物收入怀中的冲动。

    最好的东西,永远在最后。

    这武者快步走去。

    没多久,就到了这山洞尽头。

    尽头的中央,是一块精致无比的五彩玉石床,床上躺着一个赤身的美人。

    阳光从顶端那自然形成的玉石天窗里垂落,照耀在那赤身美人的身上,仿是让她成了这世界的中心,而显出一种难以言说的唯美感。

    天人,本就是完美无缺之人,是夺天地造化而生的人。

    其中男子极俊,女子极美。

    那武者一时看的痴了,急忙跪下,口喊“仙子”。

    但喊了半天没反应。

    那武者又小心的抬起头。

    这天人美女的胴体印入他眼中。

    那武者再也挪不开眼睛了。

    美...太美了...

    怎么可能这么美?

    一团火焰在这武者心底彻底涌出。

    他喉结滚动,口干舌燥,心底猴挠似的,痒痒的。

    他想着自己的出身卑贱,在想着如果能够一亲这美人的芳泽,那么就是连死也愿意了。

    更何况,街坊里常有一些说书人说些“侠客误入深山宝地,竟救得绝色仙子,仙子以身相许,侠客得授神功,无敌天下”之类的故事。

    这武者觉得自己可能就是那故事里的主角。

    于是,他又试着喊了几声“仙子”。

    还是没反应。

    这武者不装了,他决定上前,看看能不能上了这等绝美仙子,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仙子即便醒了,也只会称他夫君。

    他能遇到这等机缘,本就是主角待遇。

    他就是这个时代的主角!

    武者深吸一口气,又道:“仙子,得罪了...”

    说罢,他走上前,试探着用手摸了摸这天人女尸。

    天人女尸没反应。

    武者胆子更大了,双手便是更肆意地游走了起来。

    游走了一会儿,他竟窸窸窣窣地脱起衣裤来,喉咙里发出“荷荷”的声音。

    而就在这时,他忽地背脊生出一股寒意,浓郁的悚然感袭来。

    武者猛一扭头,瞳孔瞪大。

    他目光里,倒映出一副奇异的场景。

    之前一动不动的仙子竟坐直了起来,一双无神的瞳孔幽幽盯着他!

    那武者愣了下,准备略施小计,忽悠一下这仙子。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四周洞窟的玉石猛然簌簌剥落,一切的洞内饰物,一切的宝物,都瞬间向他疯狂涌撞而来!

    速度极快,力量极大,刹那间,远处的宝物、饰品们就瞬间靠近,将他挤压包裹在中间,宛如一只充满蛮力的巨手将蝼蚁捏在其中。

    那巨手捏紧。

    咔!

    咔咔咔!!

    玉石,宝物,饰物等等瞬间往中央坍圮。

    武者只觉痛苦无比,瞬间被挤压成渣,而全身的血液更如饱满的蚊子被拍爆,直接飙射出一道道血。

    血液落在地面上,无比刺目。

    武者一死,那“巨手”也松开了。

    但,这些宝物却没有返回原地,而是“啪啪啪”地落了地上,显得极为凌乱。

    就好像一个取了积木出来玩的小孩儿,在玩好了却不会收拾积木一样。

    更古怪的是,明明只要动用那些宝物就可以杀死凡人,这天人女尸却偏偏采用了最古老的办法。

    或许在她眼里,宝物和那些砖瓦玉石,并没有区别。

    而可以预知,这等地方,过去确是从无人入侵过。

    否则,这里的地面上不至于如此干净。

    杀完人,天人女尸毫无情绪拨动,她绝美的脸庞盯着远处光亮的洞口,又看着五彩玉石床下那被捏成了一团碎肉的人,歪着脑袋,骨碌碌转了三百十六度,然后又转了回来,不知在想些什么。

    ...

    ...

    这一幕,并不是单独地发生着。

    事实上,不少人都寻到了这样的“仙人洞府”。

    进入者未必都如这名武者那般,胆大包天,肆意妄为,可都是或多或少地动了那些躺在五彩石床上的尸体。

    从而...

    一一惨死。

    无声无息之间,上岛的百人里,已经折损了近四分之一的人了。

    这种古怪感,魔女们显然也察觉到了,于是更加谨慎小心地探查起来。

    因为这里有着“驱赶灵魂的五彩玉石”,所以,入梦的魔女们也不敢同时控制多人...

    这“五彩玉石”对她们有一种“驱赶”的作用,在“五彩玉石”边上待一会儿,她们就会被强行从北入梦者身体里踢出去。

    控制一个人还好,控制多人,那就根本不行了。

    这也是魔女为何只控制人,为何让这些侍卫自主探寻的原因。

    甚至,最后从五彩玉石床上搬下天人尸体的任务,都必须由这些能够抵抗五彩玉石“驱赶灵魂”效果的侍卫来进行。

    否则,只需一两个魔女,就可以直接全方位控制的探索了,何必这么麻烦?

    山道,石阶上。

    徐宝宝和秦厌的眼神逐渐凝重。

    两侧安静无比,没有飞鸟,没有野兽。

    入目之处,仙雾缭绕,郁郁葱葱。

    灵草灵花,依然散发着奇异的芳香,沁人心脾。

    但不知何时开始,气氛忽地有了一种微妙的转变,给人一种从“世外桃源”向“诡异地狱”过度的感觉。

    两名魔女一左一右地站在夏极身侧,脚步却越来越慢。

    随着时间的过去...

    侍卫的损耗在逐渐增加。

    最初,他们还需要走入洞府里,去进行各种花式作死,去接触了那些天人尸体,然后才会死。

    但现在,那些天人尸体似乎已经在主动地寻找生命,进行某种“虐杀”了。

    而夏极身边,除了徐宝宝和秦厌,竟又开始聚集些人。

    那是几个说是和同伴失散了的人。

    这些人有男有女,跑到他们这个小团体里来,说是要一起行走。

    然而,夏极知道...

    这些都是魔女。

    魔女开始发现古怪了,但无计可施。

    这种地方,别说人了,就算连个能跑的动物都没有,她们最恐怖的“入梦”能力已经被削弱到极致了。

    于是,她们把夏极以及远处的宋长风,这两个唯二四境的存在当做了“最后的希望”。

    至于徐小福,魔女们都知道,徐小福是个假四境。

    魔女里除了秦厌之外,没有人能够达到四境。

    即便是三境,也是入了神佛时代后,才“解禁”的。

    一天之后。

    更多的人出现在了夏极身周。

    这些人装作没事一样,在闲聊着。

    夏极数了数,他身边,包括秦厌和徐宝宝在内,共有十个人......

    而这十个,都是魔女。

    换句话说,宋长风已经死了。

    这一天的时间里,发生了无数的事,在各个看不到的幽暗角落,死亡随时在爆发,就连那获得了某个天神传承的宋长风也不例外。

    这些魔女现在是十保一。

    因为,最后的希望就已经寄托在这个名为庄盘的人身上了。

    然而,她们远远地目睹过之前那些人的死亡,也总结出了一些生存规律。

    魔女们绝对不认为庄盘对上那恐怖的东西能赢。

    某种程度上,庄盘和其他的二境三境武者没区别。

    但是,她们会利用她们临时总结出的生存规则,来尽量帮助庄盘,从而取得能够供魔龙之子降生的天人躯壳。

    夏极也觉有趣,他此时这待遇是真的高。

    十个魔女,保一个人。

    放在外面的世界,这一个人是怎么都死不掉了。

    但这里不是外面的世界,这里是封闭了不知多久、亦不知产生了何等诡异变化的天人陵墓。

    ...

    ...

    魔女们果然强大,在这种必死的局面下,还能规划出一条复杂的路线,躲避开了所有曾经出现过死亡的区域,带着夏极往着更深处前进。

    她们中有人带着储物戒指。

    只要成功抵达深处,成功地将那一具最好的天人尸体装入储物戒指,那么就算这边所有人全灭,那也可以了。

    因为,魔女们都是同时存在于几处的。

    即便这里全灭了,她们也完全知道内里发生的事。

    只要再安排一次探索,将储物戒指取回就可以了。

    陵墓之外...

    所有“人”都很紧张。

    谁都不知道天人陵墓里竟然藏着这样的凶险。

    但,“五彩玉石”拥有着强烈的“驱魂”作用,所以...靠夺舍不朽的不朽魔,以及其他部分的高层战力根本无法进入其中,否则战力折损会极其严重。

    再加上“魔龙之子转生之事”是极保密事件,探索注定了不可能大张旗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夏极和魔女组成的奇怪小队,已经很深入了。

    此时,阳光依然和煦,但气氛却和最初截然不同,充斥着一种尖锐冷冽的意味。

    终于...

    魔女们也开始死亡了。

    每一次死亡,都是魔女精巧地操纵着身体,去引开了一波又一波在她们看来的必死之局。

    山回路转,一行人来到了一个山谷。

    山谷里传来“呜呜”的声音。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个“一线天”般的石质山体结构外吹来海风。

    这竟是到了一个隐蔽的沙滩处。

    从这个视角,刚好可以看到不远处还有一个岛屿。

    那岛屿沐浴在更强烈的灵气之中。

    显然,目标就在这第二个岛屿里。

    “游过去!”

    一个未知的魔女出口。

    众魔女纷纷点头,夏极也没什么意见。

    两座岛屿间隔的不远,若是在此停留太久时间反倒容易出事...这是魔女们的想法。

    而夏极的想法是...

    在这两座岛屿的海洋上。

    所有魔女,都会团灭。

    ...

    ...

    最后的七人,站在沙滩上。

    彼此对视一眼,一名魔女准备跃入海中先试试危险。

    就在这时,七人身后的高山发出清晰的诡异的声音。

    夏极和魔女纷纷转身...

    那是何等的诡异画面。

    一具具天人尸体,赤身裸体,正以相同的动作,相同的诡异姿态,在细白如雪的沙滩上,往众人爬来,似乎...他们不是许多人,而是一个人,这许多人就是一个人,这一个人就是许多人!

    魔女们早就知道有这事,纷纷装作被吓傻了,其实是为夏极的逃跑争取时间。

    夏极则是伸手护住自己小队的两人,装作第一次看到这些东西似地,紧张而神色郑重道:“徐妹子,张兄弟,你们在我身边,靠紧一点,千万不要贸然冲出去...这些东西有古怪。我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一种...很可怕的力量...”

    秦厌瞥了一眼远方,道:“庄大哥,我们赶紧过海吧。”

    她知道这些东西根本不可能打得过。

    庄盘上去,也是死。

    夏极迟疑道:“可是...”

    徐宝宝心底是后悔死了,早知道拼了命都要让这少年留下来,现在进不进退不退的,太难了。可事到如今,除了往前还真没办法。

    去对上这些不知怎么能动的诡异的天人尸体?

    那是必死。

    继续往前,才有一线生机。

    可即便是死,她也会让徐小福陪着庄盘一起死。

    所以,她拉着夏极胳膊,急促道:“庄大哥,我们快走!”

    这一刻,徐宝宝是真的希望夏极能活下来,可惜,她在这里实在是无能为力,一身诡谲莫测的本事根本无处施展。

    夏极也不多说,抬手抓住徐宝宝甩在肩上,左手提起张音,不管身后那些正在爬着的天人尸体,直接往海面激射而去。

    徐宝宝愣了下,道:“我...”

    夏极笑道:“趴好。”

    徐宝宝不说话了。

    这一瞬间,她已经明白这个少年发现了她是假四境,所以他才如此地背着她,因为他害怕自己会死。

    任何需要语言的交流,都是疏远的表现。

    而若想找到一个不用语言交流,就能理解你的人,那是何其艰难。

    徐宝宝那冰冷变态血腥的心里莫名地添加了点暖意。

    她早就死惯了。

    可还是平生第一次...突然生出了,这一次不要死的想法。

    她双手紧紧搂着夏极的脖子,一双长腿盘在他腰上,如八爪章鱼般乖巧地把自己固定好了。

    明明,明明她根本不会真的死,明明她即便作死,也不可能死...可这一刻,她真的生出了想活下去的心。

    踏...

    夏极一步踏出,足尖在海面点过。

    涟漪散开...

    他左手提着的张音则是微微闭上了眼。

    秦厌怕水。

    尤其惧怕海洋。

    这是她近乎仅有的心理弱点。

    她被提着,面庞垂落,感受着这近在咫尺的海面,心底有些莫名的发慌。

    她不怕死,但是害怕淹溺在水中的感受...

    魔女们在入梦对象濒死的时候是无法顺利撤出的,她们必须感受这个对象的死亡。

    秦厌眼前浮现出一幕幻景...

    那是一个小小的女婴被一个气魄宏大的帝袍男子单手卡着后颈,然后被暴怒地往海里连连按着。

    一旁还传来女子凄厉的哭声,可怜的求饶声与重重的磕头声。

    但帝袍男子却根本无动于衷,只是愤怒地将这女婴往海里按着。

    按理说,一个小小的女婴根本不可能记得这些。

    但那是何等印象深刻、刻骨铭心的痛苦...是何等一世永世都不会忘记的痛...

    天地的声音时而清晰,时而模糊,鼻腔中不是吸入冰冷的海水,张开口哇哇大哭,却又是喝了一口海水...

    遭遇了这种虐待,女婴还能活着,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是“生命的奇迹”都无法形容的事。

    但是...

    她诡异的活了下来,只不过被她的父亲命名为“厌”,寓意极度讨厌。

    而这个名“厌”的女孩,再也没见过她的母亲。

    很久很久之后,她大概明白了点什么,大概明白她是不详之人。

    她的出生的当天,她那位父亲刚好和“长生不老丹”失之交臂,再加上一点政治原因,所以...她成了泄愤的对象。

    她的母亲苦苦哀求,磕头磕的头破血流,最后一命换一命,才让她活了下来。

    她...从没有见过母亲,但是却从出生的那一天就欠了母亲两条命。

    一条是生养之命,一条是一命换一命。

    她被人憎恶,也憎恶别人,憎恶父亲,更憎恶自己。

    如果没有她,如果她没有在那一天出生,或者如果她不出生,那么,母亲...就不会死。

    是的。

    这个名为“厌”的女孩,就是秦厌。

    事实上,每一个魔女,都有一段极其难以启齿的往事。

    这样的存在,如果放任不管,在灵气充沛的时代,完全可以因为极其浓郁的怨气恨意形成恐怖的恶鬼,那种必须被囚禁在地府里的恶鬼。

    若以假以时日,怕是只有丢到十层一下的地狱里,才能困住的那种。

    或许正因为如此,魔女们才会成为魔女...因为,她们本身就对灵魂有着恐怖的驾驭力。

    而...

    假设,秦厌在其母一命换一命之后依然还是死了,那么...这样一个女婴会怀着多么恐怖多么难以想象的恨意?

    好不容易出生,却要立刻死去,此为一恨。

    杀她的不是旁人,而是她的父亲,此为二恨。

    生而克母,导致母亲死去,此为三恨。

    母亲死去,她却依然没有能够活下来,此为四恨。

    恨意滔天,鬼气盎然!

    那么问题来了...

    魔女们的幕后既然有山庄存在。

    那么...

    谁又知道,当时的秦厌是不是已经死了呢?

    若是已经死了,则必然爆发出了那么强的恨意,接着...六道山庄却又将拥有这强烈恨意的她重新按回了躯体,以某种玄奇的法门和诅咒,缔造出了醉生梦死宫的鬼,魔女。

    那又如何呢?

    这很可能就是“制造魔女”的核心所在。

    但是,没人知道。

    秦厌的咳嗽,其实一种心理的反应,那是一种“时刻感到自己被按在水里,无助地想要把喝下去的海水吐出来的感觉”,这种感觉已经刻在了灵魂里。

    所以,她的病,是灵魂的病,是灵魂里永远不会消散,不会忘记的病。

    正在这时,

    一声剧烈的响声传来。

    大海如沸腾了,咕嘟咕嘟地巨响里,一个个水缸大小的泡泡从海底疯狂涌向海面,旋即炸裂,破碎。

    蓝绸般的水面无端地生出无穷的漩涡,从高空俯瞰,好似大海成了浑然一体的幽蓝巨兽,而这巨兽睁开了密密麻麻的瞳孔。

    紧接着,那诸多漩涡“轰”然一声,冲天而起,成了一条条水龙卷,上接天穹,搅动风云,宛如触手。

    这些蕴含着海洋力量的巨力触手向夏极三人或卷去、或拍去、或刺去...

    徐宝宝面色苍白,她想着:任务要失败了,庄盘要死了!!

    秦厌面色苍白,想着:任务要失败了,我要落入海中溺死了!

    夏极装着面色苍白,右手铿然一声,拔剑出鞘。

    而就在这时,一根幽蓝的水龙卷触手无声无息地卷中了秦厌。

    猛然一拉之间,这位入梦了“张音”的魔女就被拽入了水中,拖入海底。

    噗噗噗...

    “咳咳咳咳!!”

    强烈的痛苦感袭来。

    秦厌闭上眼,嘴中吐出一个个泡泡,黑发往上腾着。

    她孤独地承受着这铭刻于灵魂的痛苦。

    她习惯了。

    而就在这时,她感到一道身影从黑暗而沸腾的水里而来,如同深海鲨鱼般敏捷地一个摆尾就到了她面前,继而一股强大的剑相之力爆发,绕住她的触手顿时松开了。

    紧接着,她感到自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

    刹那后。

    嘭!!

    一道水柱从海中冲天而起。

    夏极左手提着救回来的秦厌,背上背着徐宝宝,右手握剑,黑发如焰地狂舞着,他站在这汹涌的洪流之上,以高超的身法御浪而行,往前冲着,那一双瞳孔里闪烁着光明。

    秦厌迷迷糊糊。

    她眼睛还睁不开,神魂还沉浸在那瑟瑟发抖的恐惧里,但她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名为庄盘的少年人竟返回来就她?!

    她有些自嘲,又有些好笑。

    而就在这时,一道关切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

    “张兄弟,你没事吧?”

    “我......”

    秦厌支吾了一句,但反问道,“你为什么要回来救我?”

    夏极阳光地笑道:“我们三个人一起来的,那么就一起回去!一个都不能少!”

    秦厌:“你我...素昧平生...”

    夏极道:“那又如何?我不会看着你淹死在海中...无论如何,都不会!”

    秦厌:......

    “呆子...”

    她心底默默道。

    “世界上怎么会还有这样的呆子?”

    她又默默加了句。

    顶点


  

  

http://www.xjcas.com/140_140456/429706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jcas.com
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jcas.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