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玄幻小说 > 大眠阿斗 > 操阴道粗硬插入肛门 - 上嘴唇翘纠正方法
    小铃兰家中,吴名老村长已经给铃兰爷请过大夫,大夫说铃兰爷年老体衰,伤的太重,恐怕撑不了太久了。

    “爷爷!爷爷!”小铃兰抱住铃兰爷不住地流眼泪。

    “小兄弟,谢谢你把兰儿救回来,咳咳……我……我有一事相求。”铃兰爷艰难地说到。

    “铃兰爷,你慢点说。”阿斗扶着铃兰爷靠着床板坐起身。

    “小兄弟你为人善良,热心助人,我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我这孙女儿与你投缘,我死后你能不能帮我照顾照顾兰儿?”铃兰爷恳求道。

    “啊?我又被迫热心善良了?“投缘”嘛,小丸子的头倒是挺圆的……”阿斗心道,

    “铃兰爷,我就一个大老粗爷们,怕是照顾不来呀!”阿斗说到。

    “能吃口饱饭就行了,我们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也不敢奢求什么锦衣玉食。”铃兰爷说到。

    “我这孙儿,自幼命运多舛,打小就没了爹娘。”

    “她爹娘都不在世了吗?”阿斗问道。

    “他爹不是本乡人,可能是南迁过来的客族。”

    “十二年前,汉室衰败以后,群雄割据争斗,天下大乱,不断有人逃难过来南方,导致我们这边儿也不太平了。”

    “有一天,兰儿她娘外出采药,遇见一个浑身是伤的外来客,看他可怜,没有多问就把他带了回来。”

    “那人也怪的狠,兰儿她娘略懂医术,给他上金疮药止血。一般人上金疮药都会被药性咬得哭天喊地,而哪个人就跟哑巴一样一声不发。”

    “在我们家里休养的半个月里也没说过一句话,整天躲在屋里,大白天也要关上窗户。我们都当他是个傻子。”

    “不会真是个傻子吧。”阿斗说到。

    “过了一月后那人身体已经痊愈,竟然也懂得帮我挑水劈柴,只是仍旧一言不发。”

    “我们问从哪里来,姓氏名谁,他一概不答。”

    “我觉得这样家里多一个壮丁帮忙做事干农活,无非就是多一双筷子而已,也挺好的,就把他留了下来。”

    “就这样过了半年,兰儿她娘与那人日久生情,那人竟开口向兰儿她娘求婚。”

    “我跟兰儿娘都吓了一跳,不过兰儿她娘还是答应了那人的求婚。”

    “看见兰儿她娘觅得相爱夫婿,我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

    “感情他会说话呀!”阿斗心道。

    “次年,他们便有了兰儿。”

    “看着兰儿出世,添了孙儿,我真是打心里高兴,一家人的日子有了盼头。”

    “可是突然有一天,一行黑衣人找到我们家门,来人皆对兰儿她爹毕恭毕敬,黑衣人与他爹攀谈许久。”

    “兰儿她爹,连连叹息,与兰儿她娘说了许多话,留下一个古怪月牙项链给兰儿,那月牙像一把弯弯的匕首一样。”

    “跟铃兰娘说了句“等我回来!”,兰儿他爹就毅然决然骑上黑衣人的骏马绝尘而去。”

    “只剩下不满周岁的兰儿跟她娘不住的哭啼。”

    “兰儿就这样与他父亲分开了,都不曾记住她父亲的模样。”

    “她爹至今也是音讯全无,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湮没在这乱世之中了。”

    “兰儿她爹走后,兰儿娘整日以泪洗面,日渐消瘦,终于在第二年的大雪天里郁郁而终。”

    “自此以后就只剩兰儿跟我相依为命。咳咳……”铃兰爷爷咳出口血。

    “爷爷!爷爷!你不要丢下兰儿……”小铃兰哭着说到。

    “阿斗小兄弟,这小铃兰除了她爷爷再无亲无故了,你答应了他吧。”吴名老村长劝道。

    “我不是不答应,我只是怕我一个粗人让小铃兰跟着我受累了,你知道我整天吃饱了就睡,睡起来就吃,生活也不安稳。”阿斗答道。

    “无妨,你要是缺什么,有什么老朽帮得上忙的,只管向老朽开口便是了。”吴名老村长说到。

    “小兄弟,无需多虑,你只需暂为照顾,哪天兰儿她爹爹回来,你将她交还给他爹爹就是了,好不好小兄弟?咳咳……”铃兰爷爷又咳出一口血,眼见是快要不行了。

    “爷爷!爷爷!你不要走……”小铃兰哇哇大声哭起来。

    “好!我答应你,在找到小铃兰他爹爹之前,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你放心吧。”阿斗握住了铃兰爷爷的手,答道。

    “好,好……”铃兰爷爷最后笑着闭上了双眼。

    “爷爷!爷爷!”小铃兰抱着爷爷的遗体不住的大声哭泣。

    吴名老村长叫来乡民,帮着办理了铃兰爷爷的葬礼,将铃兰爷爷埋到了后山。

    三日后,阿斗带着小铃兰来后山拜祭铃兰爷爷。

    小铃兰点上香火蜡烛,对着墓碑拜了三拜,又烧了一些纸钱元宝,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小丸子,别难过了,哭花了脸就不漂亮了。”阿斗摸了摸小铃兰的头,安慰道。

    小铃兰尚还年幼,哪里会有这么快宽心,仍是不住的抽泣。

    “大坏蛋,以后就剩我一个人了,我再也没有亲人了。呜呜——”小铃兰边哭边说到。

    “怎么会呢,你还有一个家人。”阿斗安慰道。

    “我都没见过我爹爹长什么样,我也不记得娘亲的模样了,爷爷说我爹爹这么久不回来,多半是回不来了。”小铃兰说到。

    “你爹爹这十二年来都没回来过吗?”阿斗问道。

    “没有,不过半年前,有人往我家送过银两。那人是县城里来的,只说是有人欠了我们家钱,托他把银两送过来。爷爷问他是谁欠的,他也说不清楚,只说他是受人所托。”小铃兰回忆说到。

    “嗯……那会不会有人欠了你爹爹钱,你爹爹托人送回来的。”阿斗分析道。

    “不知道耶,反正我爷爷说送钱那人不是我爹爹。”小铃兰答道。

    “那你想不想你爹爹?”阿斗问道。

    “当然想呀,村里的小孩儿都笑我没有爹爹,说我是个野孩子,不跟我玩。”小铃兰低下了头。

    “那我带你去找你爹爹!”阿斗咧嘴笑道。

    阿斗的笑容像一轮太阳,照进了小铃兰的心里。

    “好啊!那我们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小铃兰破涕为笑。
  

  

http://www.xjcas.com/142_142820/429835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jcas.com
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jcas.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